• <rp id="uxixl"></rp>
    <em id="uxixl"><acronym id="uxixl"></acronym></em>
    <li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li>
      1. <li id="uxixl"><tr id="uxixl"></tr></li>
        <button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button>
        首頁學術訊息經典著作
        更多

        法官的知識和經驗解析

        2005-10-19 21:17:30 作者:馮軍 來源:云南大學學報法學版 瀏覽次數:0 網友評論 0

            法官的精英化,是當前我國法院系統正在進行的法官職業化建設的重要范疇,而對于法官精英化這一話語而言,其核心是法官的素質。因為“就正義的實現而言,操作法律的人的質量比其操作的法律的內容更為重要!盵1](P20)基于此,筆者擬就與法官及其職業緊密聯系的知識和經驗兩個范疇,試圖在結構上解讀法官的素質。
          
          一、法官的知識解析
          
          作為一種社會活動,而且以解決糾紛為主要功能的活動,裁判在本質上要求其主體———法官———必須具有相應的知識,既包括法律專業知識,也包括非法律專業知識和一定的社會知識。法官的知識是裁判據以獲得合法性和合理性并進而維護裁判權威的重要保障。
          
          (一)國外法官知識的分析
          
          法律專業知識對于法官職業的重要性是不言自喻的。當今世界各國無一不要求法官必須具備相應的法律專業知識,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如在英國,法律明確要求法官必須具備法律知識,而且法官任現職前必須從事較長時間的律師職業,使得法官的法律專業知識扎實、系統具有連續性。在美國,一般而言,必須具有法學學位是各州對大多數法院提名法官的唯一法定要求。①在聯邦法院系統,盡管對聯邦法官的任職資格沒有任何法定的要求,但是毫無疑問具有法律學位的要求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非法律工作者被提名的機會幾乎沒有,不論他或她多么有學識。[2](P145)因為對抗制訴訟中的裁判職能———糾紛解決和規范創造———決定了裁判角色對于一個知識和業務技能平平的法官來說是難以勝任的。而相比之下,盡管大陸法系國家不要求法官承擔創設規范的職能,只要求其嚴格地解釋和適用法律規范,但是大陸法系國家同樣重視法官專業知識的訓練,可以說獲得法學學士學位是一個人進入職業法官隊伍的最基本條件。在法國,“未來的法官必須在大學讀完4年的法律課程,通過大學畢業考試后,還必須通過由政府主持的考試,考試合格者便可進入設在波爾多的國家國立法官學校,進行為期24個月的專業培訓,包括在法官學校的正式學習和在警察局、律師事務所、監獄以及在巴黎的司法部這些部門中實習,接受細致的指導以深化具體的法律知識!盵3](P187)而且大陸法系國家還通過嚴格的職業法官在職培訓制度,不斷提高職業法官的專業知識。如在德國,設有德國法官學院以及各州大量的法官培訓機構。法官學院不定期但又是不斷地舉行專題講座,每次持續一至二周;各州的培訓機構主要承擔對青年法官的培訓任務。盡管培訓從來不是強迫的,但是法官為了盡力使自己所做的判決不犯錯誤,并經受得住上訴法院的審查,從而維護自己在法官職業群體中的良好聲譽,很多都是自愿并經常性參加職業培訓的。
          
          法官的非專業知識是法官知識結構中的重要因素,并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法官的審判活動!盎\統地說,傳統法官的知識主要是關于日常生活的知識,它需要對事態人心有著深刻的體察!盵4](P152)而在現代社會,由于制定法規則的大量出現,法官開始更多地依賴法律專業知識作為裁判形成的依據,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法官的非專業知識在裁判領域的退出。實際上,隨著現代社會的經濟和科學技術的高速發展,社會職業分工越來越細,相對而言人們所掌握的知識量越來越少,對自己所從事的職業以外的知識越來越模糊和生疏,俗話說“隔行如隔山”,這是社會分工細化的必然結果。如果說非法官職業群體涉獵不同的學科領域純屬興趣和愛好的話,而法官職業群體對不同專業知識的學習則是該職業的特殊要求。因為法官所面對的糾紛類型各式各樣,并且涉及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和不同的行業,作為糾紛的裁判者,如果法官不知曉(并非精通)相關領域和行業的知識,何以做出公正合理的裁判。還有,盡管制定法規則大量出現,但是由于立法的預見性是有限的,而在復雜多變的社會中,我們不能指望任何法典可以囊括所有糾紛及其裁判所適用的規則。這就要求法官必須在憲法所界定的權力場域內運用相應的知識及時做出裁判。另外,“現代法律有一個逐漸向生活化方向發展的趨勢,在這一過程中,法官要正確地適用法律,就必須具備生活知識,如法官必須熟悉他生活地區的民族習慣等!盵4](P154)如美國學者HarryJones就認為,盡管“主持青少年法庭、家庭關系和其他專門法庭工作的法官不必是個‘通才’,因為它所處理的案件較少涉及其他領域的實體法,而且正式的審判在其工作處于次要的地位,但是,它應象專家一樣具有相當的知識水平,充分掌握不斷變化的醫學和行為科學知識!盵2](P440)
          
          (二)我國法官的知識:現狀與完善
          
          應當承認,我國在建國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并不要求法官具有法律專業知識,因為當時基本上無法可依,作為裁判依據的主要是政策。1979年頒布的《人民法院組織法》中仍付之缺如,直到1983年修訂該法時才增加“人民法院的審判人員必須具有法律專業知識”的規定。與此同時,隨著我國立法進程的展開和加速,依法裁判成為司法工作的一項基本原則,面對在職法官普遍缺乏法律專業知識的現實困境,各級法院迫不得已只能通過讓法官參加各種形式的繼續教育的方式,彌補自身知識結構的缺陷。然而令人不解的是,盡管整個法院系統在職法官的專業知識存在結構性缺陷,但是各級法院仍然在大量地接納軍轉干部等非法律專業人才,而經過正式的政法院校法律專業培養的畢業生中,除了司法系統直屬院校的畢業生(大部分是中專生)以外,很難直接進入法院系統。從而印證了?滤^的“知識———權力”關系,使法官的準入變成了權力交換和彰顯權力的重要場域,裁判的公正和效率被遠遠的拋在了腦后。司法工作的特點決定了法官不是大眾化的職業,他們應當是社會的精英。但是當時在具有審判職稱的人員中,有相當數量的人員沒有經過系統的法律專業的訓練,根本不能勝任審判工作,對他們來說,糾紛的裁決是游離于法律規則之外的一種游戲。韋伯曾經用“卡迪司法”的說法指稱那種就事論事,完全不考慮規則以及依據規則的判決的確定性的司法。無疑我國長期以來被大量的非精英型法官所操作的司法過程正是“卡迪司法”的例證。這種現狀嚴重的影響了裁判的公正和效率及其法院的形象。法官職業的大眾化和泛行政化,無疑是制約我國司法體制改革的一個瓶頸,沒有法官的職業化就沒有司法的現代化。
          
          1995年《法官法》的頒布,標志著我國法官職業化進程的展開,它重申并強調了專業知識對法官職業的重要性,并將其作為法官準入的一個基本條件,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而且各級法院開始嘗試以社會公開招考的形式選拔符合法官條件的人才進入法院系統。但是,各級法院每年必須接受定額的復轉軍人仍然是一項政治任務,相比之下,每年進入法院系統的法律專業人才卻少得可憐。據統計,截至1997年底,在全國法院系統25萬多名法官中,本科層次只占5.6%,研究生層次僅占0.25%。[5]這種現實的法官準入機會上的不平等,直接導致我國整個法院系統法官專業素質不高,不能完全適應審判工作的需要。鑒于上述問題的存在嚴重影響了裁判的質量和法院的形象,2002年7月25日,最高法院出臺了《關于加強法官隊伍職業化建設的若干意見》,其中對法官的準入標準做出了嚴格規定,其目的一方面要確保準入的人員從一開始就具有良好的條件、較高素質;另一方面確保不合格人員進不了法院,當不了法官。同時通過職業培訓不斷提高法官的職業技能,不斷提高法官的法學理論水平,使其對法律知識有廣泛的涉獵和深刻的理解;同時不斷增強法官的審判實踐經驗和技能,提高駕馭審判活動的能力;實行審判工作的專業化分工,著力培養法官不同崗位所需要的業務特長,使他們盡快成為一定審判領域的專才。
          
          《關于加強法官隊伍職業化建設的若干意見》的出臺,構建了我國精英型法官形成機制的基本框架,對于進一步提高法官的素質具有積極的意義。但是,我們應當清醒地認識到,法官精英化建設絕非只意味著法官法律專業知識的提高和最大化,國外法官精英化建設的成功經驗告訴我們:現代社會中的法官經常要面對一些獨特的、專業性的、不確定的和涉及價值沖突的案件,要勝任審判工作,僅僅有法律專業知識是遠遠不夠的,他需要大量的實踐性的、具體的知識或信息作為其形成正當性裁判的有益補充,而這些知識可能涉及經濟、政治、科學、哲學等專業領域,也可能僅是一些生活的常識或習慣,無論它表現為何種形式,作為法官都必須在平時給予充分的注意。
          
          二、法官的經驗解析
          
          法官的經驗與法官職業的密切聯系也是不容置疑的。經驗是法官對復雜的社會糾紛作出相對客觀和理性分析的基礎,是他對當事人的是非責任作出公正裁判的保障。因為一方面,“與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的許多其他門類不同,法律與人類社會生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沒有社會生活經驗的人,對于法律糾紛是難以做出明智而公正的裁判的!盵6](P164)另一方面,審判工作與一般的社會工作相比又有其特殊性,法官無論是對案件事實的認識、確定,還是對證據的審查判斷,以及對法律規范的選擇適用,都不能不受其司法經驗的影響和限制。
          
          (一)國外法官經驗的分析
          
          對于經驗和法官職業的聯系,應當說普通法系國家的法官感觸是最深的。經驗之所以對普通法系的法官如此重要,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前大法官霍姆斯說過,是因為“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邏輯,法律的生命在于經驗。時代的需要,流行的道德和政治理論,對公共政策的直覺,無論是公開宣稱的還是無意識的,甚至是法官以及它的法律同事們共同具有的偏見,都比在確定人們應當遵守的規則時所采用的三段論起的作用更大!盵7](P331)韋伯在分析普通法系法律制度后,也指出,“普通法從個別案件中抽象出規則然后運用到各案中的模式,要求富有實務經驗的人來操作!盵8](P457)在英國,長期的司法經驗和相應的社會經驗是擔任法官的基本條件。英國法律明確規定,除治安法官以外的所有法官只能從職業律師中任命,且至少有7年的出庭律師的經歷,擔任高等法院的法官必須曾任10年以上出庭律師,而擔任上訴法院法官,必須曾擔任15年以上的出庭律師或者曾任高等法院法官兩年以上。[3](P189)從法學院學生到律師再到法官這樣一個漫長的過程,造就了經驗豐富的英國法官共同體。而在美國,沒有人對法官的社會經驗提出質疑。但是對于法官是否必須具有司法經驗,則存在不同的聲音。例如美國學者HenryAbraham認為,盡管一些最高行政長官曾堅持對某些法官的選任應當有司法經驗的要求,但是缺少這一條并不構成被提名的障礙。用法蘭克福特大法官的話來說,“司法工作經驗……根本不應當成為任命法官、即使是任命最高法院法官的所應考慮的因素!盵2](P146)
          
          盡管存在上述疑問,而且立法也沒有對法官的經驗做出明確的要求,但是,在普通法背景下的美國司法實踐中,很難想象一個沒有一點兒司法經驗和與司法相關的經驗的人可以勝任法官角色。實際上在美國“大多數法官是律師,具有法學學位和職業律師的經驗是成為一名法官最普遍的資格要求!盵9](P162)即使不是律師,也大都有相關的工作經歷。美國的法官遴選制度本身便說明經驗是衡量是否授予法官資格的一個重要因素。一般來說,法官在從事這一職業以前,大約要有15年到20年職業律師的經歷,有近三分之一的法官在擔任法官之前具有檢察官的經歷。根據一項廣泛的調查,典型的刑事法院的法官,是一位“男性,五十七八歲,白種人,中上階層,在擔任現今法官職位前有著比較成功的職業律師經歷,大約從事了八年!鄙显V法院法官一般比審判法院法官的年齡偏大一些,他們通常有著更為豐富的職業律師經歷并且經常具有審判法官的經歷。而聯邦法官作為一個精英薈萃的群體,只有經驗豐富和受人尊敬的法官和律師才有可能擔任,尤其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官更是如此。另外,從美國司法部司法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來看,1963年至1992年這30年間,被總統任命的993位地區法院法官中,沒有司法經歷或與司法相關的經歷的人只有12人;而被任命的268位上訴法院法官中,沒有司法經歷或沒有與司法相關的經歷的只有5人。[9](P162~169)由是觀之,如果說以前美國法官任命也許較少考慮司法經歷的話,那么近30年來的實踐證明沒有司法經歷的法官人數是微乎其微的,而且那些沒有司法經歷或相關經歷的法官的選任,其目的也主要是為了彌補職業法官社會經驗不足的問題。
          
          在大陸法系國家,由于制定法的傳統和司法運作模式的不同,相對于英美法系而言,法官的選任尤其是初級法院法官的選任對于法官的經驗并沒有特殊的要求。但是這并不意味著經驗對于大陸法系國家的法官職業并不重要,透過大陸法系國家的法官遴選程序,我們仍然可以看出他們對經驗的重視和培養。比如在德國,正規的法學教育結束后,學生就得參加所謂的第一次國家司法考試,如果考試通過即被稱為見習法官,然后開始為期兩年的實習;實習結束后,參加第二次司法考試,通過后即被稱為候補法官,有機會加入法律職業的任何一個部門。之所以要經過兩次國家司法考試,并且在這期間還要參加見習,其目的除了保障法官的質量以外,還在于對未來法官司法經驗的培養。而由于法官一般只能通過“晉升”進入較高級別法院,所以較高級別法院法官的司法經驗更為豐富。如據資料顯示,德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官中,有36%曾在檢察官辦公室任職;有36%曾在聯邦最高法院機關內擔任律師;有21%曾任職于州司法部門;有7%曾在聯邦司法部任職;還有7%曾從事律師職業。[2](P165)日本現行的法官遴選模式和德國基本相似。但是近些年來,日本社會基于對司法現狀的考慮,普遍地認為應當由具有豐富的社會經驗和智商較高的社會精英來擔任法官。[10](P219)作為對這一社會要求的積極回應,日本司法制度改革審議會出臺的意見書明確指出,改革法曹養成制度,設立法科研究生院,吸收實務法曹和有實踐經驗者擔任教員,使法學理論教育和司法實務教育相結合;以實務研修為核心,改進司法研修內容,培養司法研修生的實踐能力。[11](P81)
          
          (二)我國法官的經驗:現狀與完善
          
          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由于我們在對法院功能和性質的認識上存在偏差,習慣于把法官職業當成大眾化的職業,沒有把司法活動看成專業化程度極高的專門性活動,所以一直沒有重視法官準入標準體系中的經驗性因素。①就社會經驗而言,1983年我國《人民法院組織法》第34條規定,審判人員應當是年滿23歲的公民。盡管對年齡的限制透射出立法者對法官經驗的一絲關注,但是23歲一般意味著的一個人剛從高等學校畢業(也有一些人可能早在初中或高中畢業后就參加工作,而后再調到法院來的,這部分人可能缺乏的是司法經歷而非社會經歷)。他們進入法院后,盡管剛開始是書記員,而后才有可能是助審員、審判員,但是實際上很快就從事著審判員的工作。我們無法想象他們在這樣的年齡,在他們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沒有經歷和體驗的情況下,在他們對社會的認識還沒有形成一套現實、深刻、完整的概念時候,他們在糾紛的解決過程中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心境。作為糾紛的當事人,渴望著法院能公正地處理他們之間的糾紛的時候,面對即將決定他們權利所屬但又如此年輕的裁判者,又會想到什么呢?是信任?還是憂慮?而就司法經驗來說,由于立法未作出任何限制,所以各級法院根本就沒有將其作為一個準入因素來考慮,這樣一來,不管什么工作經歷的人都可以進法院并從事審判工作就不足為奇了?梢哉f,經驗的缺乏,是當時除了知識缺乏以外影響司法公正和效率的又一個重要因素。
          
          對法官職業中經驗性因素價值的認識和立法轉變是從1995年《法官法》的頒布開始的。該法第9條明確規定,“高等院校法律專業畢業或者高等院校非法律專業畢業具有法律專業知識,工作滿二年的;或者獲得法律專業學士學位,工作滿一年的;獲得法律專業碩士學位、法律專業博士學位的,”可以擔任法官,從而首次在立法上對經驗之于法官職業的重要價值予以認可。1999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頒布的《人民法院五年改革綱要》規定,人民法院將逐步建立上級法院的法官從下級法院的優秀法官中選任以及從律師和高層次的法律人才中選任法官的制度;對經公開招考合格的法律院校畢業生和其他人員,應首先充實到中級人民法院和基層人民法院。2002年1月1日,修定后的《法官法》將法官的職業準入標準大大提高,明確規定了從事法律工作的年限:(1)高等院校法律專業本科畢業或者高等院校非法律專業本科畢業具有法律知識,從事法律工作滿2年;擔任高級和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從事法律工作滿三年;(2)獲得法律專業碩士、博士學位或者獲得非法律專業碩士、博士學位具有法律知識,從事法律工作滿1年;擔任高級和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從事法律工作滿2年。上述規定,使得法官職業中的經驗性因素的價值得以充分的彰顯,作為法官職業化建構和精英型法官培養的重要保障,它無疑具有重大的歷史和現實意義。
          
          但是,毋庸置疑,我國立法對基層法院法官和中級法院法官任職前工作年限的規定未免太短,沒有規定取得司法職業資格后獲準參加法官職業選任考試的年限;而對于高級法院和最高法院尤其是最高法院法官任職資格的規定也過于寬松,沒有落實《人民法院五年改革綱要》的具體規劃。所以,為了保障法官具有更加豐富的經驗,筆者建議我們應當借鑒德國、日本德等大陸法系國家的成功經驗,對參加司法考試的畢業年限予以嚴格限制,合理規定參加法官職業選任國家統一考試的年限,同時落實改革規劃,嚴格高級法院和最高法院法官的選拔。
          
          三、結語
          
          公正和效率是我國法院工作的世紀主題。經過前述分析我們發現,國外成功的司法實踐證明法官知識和經驗結構的完整是司法公正和高效率的重要保障,所以我國司法公正的實現和效率的提高在很大程度上有賴于法官的知識和經驗。而目前我國法官的知識和經驗尚存在結構性缺陷,這無疑是影響司法公正和效率的主要因素,鑒于此,通過法官職業化建設完善法官的知識和經驗結構成為我國當前法院制度改革的重要內容。
         
          [參考文獻]:

        [1]王利明.司法改革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2]宋冰.讀本:美國與德國的司法制度及司法程序[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8.

        [3]陳業宏、唐鳴.中外司法制度比較[M].北京:商務印書館,2000.

        [4]左衛民.在權利話語與權力技術之間:中國司法的新思考[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

        [5]李浩.法官素質與民事訴訟模式的選擇[J].北京:法學研究,1998(3).

        [6]蘇力.關于司法改革的對話[J].市場經濟與公共秩序,北京:三聯書店,1996.

        [7]轉引自宋冰.程序、正義與現代化[M].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8.

        [8]MaxWeber,WirtschaftundGesellschaft,14thed,1956.

        [9](美)弗蘭克.美國刑事法院訴訟程序[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2.

        [10]轉引自潘建鋒.高薪制:審判公正、廉潔和法官高素質的基本保障[J].法治和良知自由,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

        [11]孫謙.司法改革報告:有關國家司法改革的理念與經驗[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
        關鍵詞:|無|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国产特级毛片aaaaaa,国产又粗又猛又大爽又黄,和平精英女生乳液,娇妻跪趴高撅肥臀出白浆

      2. <rp id="uxixl"></rp>
        <em id="uxixl"><acronym id="uxixl"></acronym></em>
        <li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li>
          1. <li id="uxixl"><tr id="uxixl"></tr></li>
            <button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