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uxixl"></rp>
    <em id="uxixl"><acronym id="uxixl"></acronym></em>
    <li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li>
      1. <li id="uxixl"><tr id="uxixl"></tr></li>
        <button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button>
        首頁法案評論法案評論
        更多

        于歡案:法律事實是改判之“定海神針”:從山東省高院判決書審理查明事實部分說起

        2017-06-24 09:33:33 作者:法制日報 來源:法制日報 瀏覽次數:0 網友評論 0

         6月23日上午9點,于歡案塵埃落定,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第22審判法庭,在經過關于事實和證據、關于法律適用、關于刑罰裁量、關于訴訟程序四個方面內容的評判后,終審裁決于歡犯故意傷害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

            距離5月27日備受關注的于歡故意傷害案二審在山東省高院公開審理,長達15個小時的于歡案第一只靴子落地——庭審,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于歡案改判這只人們關注已久、承載著公平正義的另一只靴子終于在社會高度關注中,鏗鏘有力地砸向了地面。

            回想馬三立老先生那段著名的單口相聲里,曾經等待第二只靴子落地的那個人一直睡不著覺的場景與畫面,山東省高院二審的法官們對《法制日報》記者說,這個比喻很恰當,再形象不過。

            于歡案在一審宣判后引發了公眾乃至法律界人士關于人倫與法律話題的討論,大量關于該案走向的推測和呼聲層出不窮。在此輿論環境下,二審法官背負的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幾乎是在刀尖上行走,容不得任何閃失。

            如何既能保證公平公正,又能妥善回應社會關切;如何平衡情理與法律、道德與法律、民意與法律的關系,這是擺在二審法院面前的現實問題。但無論怎樣,在司法的天平上只有公正、只有事實、只有法律,不會因輿論的風潮而搖擺。

            于歡案改判,二審判決書中明確指出,原審判決存在的主要問題是認定事實不全面,部分刑事判項適用法律錯誤。判決書寫道:“案發當日被害人杜志浩曾當著于歡之面公然以裸露下體的方式侮辱其母親蘇銀霞,雖然距于歡實施防衛行為已間隔約二十分鐘,但于歡捅刺杜志浩等人時難免不帶有報復杜志浩辱母的情緒,在刑罰裁量上應當作為對于歡有利的情節重點考慮。杜志浩的辱母行為嚴重違法、褻瀆人倫,應當受到懲罰和譴責,但于歡在實施防衛行為時致一人死亡、二人重傷、一人輕傷,且其中一重傷者系于歡持刀從背部捅刺,防衛明顯過當。于歡及其母親蘇銀霞的人身自由和人格尊嚴應當受到法律保護,但于歡的防衛行為超出法律所容許的限度,依法也應當承擔刑事責任。認定于歡行為屬于防衛過當,構成故意傷害罪,既是嚴格司法的要求,也符合人民群眾的公平正義觀念。”

            二審判決不僅讓法律有了溫度,最重要的是,讓網絡上相關報道的一些失實事實、情節在二審庭審以及判決書中都得以澄清!斗ㄖ迫請蟆酚浾呒毿谋葘ε袥Q書和網上相關報道內容后發現:

            關于蘇銀霞借還款的相關事實

            網上相關報道的具體內容:因公司資金困難,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蘇銀霞兩次分別向吳學占借款100萬元和35萬元,約定月利息10%。蘇銀霞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4月,她共還款184萬元,并將一套140平方米價值70萬元的房子抵債。“還剩最后17萬欠款,公司實在還不起了。”于歡的姑姑于秀榮如是說。

            經審理查明:2014年7月28日,蘇銀霞及丈夫于西明向吳學占、趙榮榮借款100萬元,雙方口頭約定月息10%。至2015年10月20日,蘇銀霞共計還款154萬元。2015年11月1日,蘇銀霞、于西明再向吳學占、趙榮榮借款35萬元。其中10萬元,雙方口頭約定月息10%;另外25萬元,通過簽訂房屋買賣合同,用于西明名下的一套住房作為抵押,雙方約定如逾期還款,則將該住房過戶給趙榮榮。2015年11月2日至2016年1月6日,蘇銀霞共計向趙榮榮還款29.8萬元。

            綜上,蘇銀霞兩次分別向吳學占借款100萬元和35萬元,與網上報道的借款次數、數額一致;蘇銀霞共計還款183.8萬元,與網上報道蘇銀霞還款184萬元相差無幾。

            經審理查明:2015年11月2日至2016年1月6日,蘇銀霞共計向趙榮榮還款29.8萬元。吳學占、趙榮榮認為該29.8萬元屬于償還第一筆100萬元借款的利息,而蘇銀霞夫婦認為是用于償還第二筆借款。吳學占、趙榮榮多次催促蘇銀霞夫婦繼續還款或辦理住房過戶手續,但蘇銀霞、于西明未再還款,亦未辦理住房過戶。2016年4月1日,趙榮榮與被害人杜志浩、郭彥剛等人將于西明上述住房的門鎖更換并強行入住,蘇銀霞報警。趙榮榮出示房屋買賣合同,民警調解后離去。同月13日上午,吳學占、趙榮榮與杜志浩、郭彥剛、杜建崗等人將上述住房內的物品搬出。當晚,于西明通過他人調解,與吳學占達成口頭協議,約定次日將住房過戶給趙榮榮,此后再付30萬元,借款本金及利息即全部結清。同月14日,于西明、蘇銀霞未去辦理住房過戶手續。

            綜上,網上報道關于“將價值70萬的房子抵債,還欠款17萬”的表述與查明事實不符。在案證據證實,雙方對以房抵債進行過協商,一度達成過協議,協議內容為住房折抵60萬元,此后再付30萬元,但協議并未履行。

            關于吳學占指使手下拉屎并將蘇銀霞按進馬桶的相關事實

            網上報道的具體內容:2016年4月13日,蘇銀霞到已抵押的房子里拿東西。據她提供的情況說明,在房間里,吳學占讓手下拉屎,并將蘇銀霞按進馬桶里,要求還錢。

            經審理查明:2016年4月13日上午,吳學占、趙榮榮與杜志浩、郭彥剛、杜建崗等人將上述住房內的物品搬出,蘇銀霞報警。民警處警時,吳學占稱系房屋買賣糾紛,民警告知雙方協商或通過訴訟解決。民警離開后,吳學占責罵蘇銀霞,并將蘇銀霞頭部按入座便器接近水面位置。

            綜上,網上報道關于“吳學占讓手下拉屎,并將蘇銀霞按進馬桶里”的表述不準確。蘇銀霞出庭作證證實,吳學占將其頭部按入座便器接近水面位置,當時馬桶里邊沒有屎,其頭發和臉上沒沾上水。

            關于趙榮榮糾集他人限制蘇銀霞、于歡人身自由的相關事實

            網上報道的具體內容: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源大工貿”)職工劉曉蘭看到3輛沒有車牌的轎車進入工廠,是在2016年4月14日下午4時許。她預感不妙。他們一行約十人,拉來了燒烤架、木炭、肉串、零食和啤酒,將燒烤架支在公司辦公樓門口,若無其事地烤串飲酒。蘇銀霞和兒子于歡被限制在公司財務室,由四五人看守,不允許出門。當晚8點多,催債人員杜志浩駕駛一輛邁騰車進入源大工貿,將蘇銀霞母子帶到公司接待室。接待室內有兩張黑色單人沙發和一張雙人沙發,蘇氏母子分別坐在單人沙發上,職工劉曉蘭坐在蘇銀霞對面。11名催債人員把3人圍住。

            經審理查明:2016年4月14日,于西明、蘇銀霞未去辦理住房過戶手續。當日16時許,趙榮榮糾集郭樹林、郭彥剛、苗龍松、張博到源大公司討債。趙榮榮等人先后在辦公樓前呼喊,在財務室內、餐廳外盯守,在辦公樓門廳外燒烤、飲酒,催促蘇銀霞還款。

            綜上,網上報道關于“蘇銀霞和兒子于歡被限制在公司財務室,由四五人看守,不允許出門”的表述不準確。在案證據證實,討債一方僅實施了在財務室內盯守蘇銀霞一人的行為,無證據證實討債一方將蘇銀霞、于歡限制在公司財務室,且不允許離開財務室。

            經審理查明:當日20時許,杜志浩、杜建崗趕到源大公司,與李忠等人一起飲酒。20時48分,蘇銀霞按郭彥剛要求到辦公樓一樓接待室,于歡及公司員工張立平、馬金棟陪同。21時53分,杜志浩等人進入接待室討債。

            綜上,網上報道關于“杜志浩駕駛一輛邁騰車進入源大工貿,將蘇銀霞母子帶到公司接待室,11名催債人員將蘇銀霞母子、公司職工3人圍住”的表述,與事實不符。在案證據證實,當日20時許杜志浩到源大工貿后,先與其他討債人員一起飲酒,后于21時53分才進入接待室討債,且之前蘇銀霞母子并非由杜志浩帶到公司接待室內。另外,并無證據證實杜志浩等11名催債人員進入接待室后即將蘇銀霞母子、公司職工3人圍住。另外,在案證據證實,蘇銀霞、于歡及公司員工張立平、馬金棟4人在接待室,并非3人。

            關于討債人員在源大工貿公司播放黃色錄像的事實

            網上報道的具體內容:“在他娘倆面前,他們用手機播放黃色錄像,把聲音開到最大,說的話都沒法聽。”于秀榮說。

            經審理,未認定上述相關事實。

            該段內容無證據證實。在案證據,除了于歡的姑姑于秀榮證實聽到討債人員的手機發出女人“啊啊”的聲音,猜測是放黃色錄像外,無其他證據予以印證,且當事人蘇銀霞、于歡均證實沒有看到或聽到討債人員用手機播放黃色錄像。

            關于杜志浩等人在接待室內侮辱、毆打蘇銀霞母子的事實

            網上報道的具體內容: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在11名催債人長達一小時的凌辱之后,杜志浩脫下褲子,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當著蘇銀霞兒子于歡的面。劉曉蘭說,杜志浩一直用各種難聽的臟話辱罵蘇銀霞,“什么話難聽他罵什么,沒有錢你去賣,一次一百,我給你八十。學著喚狗的樣子喊小孩,讓孩子喊他爹”。其間,杜志浩脫下于歡的鞋子,捂在蘇銀霞的嘴上。劉曉蘭看到母子兩人瑟瑟發抖,于歡試圖反抗,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杜志浩還故意將煙灰彈在蘇銀霞的胸口。讓劉曉蘭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杜志浩脫下褲子,一只腳踩在沙發上,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劉曉蘭看到,被按在旁邊的于歡咬牙切齒,幾近崩潰。

            經審理查明:(4月14日)21時53分,杜志浩等人進入接待室討債,將蘇銀霞、于歡的手機收走放在辦公桌上。杜志浩用污穢語言辱罵蘇銀霞、于歡及其家人,將煙頭彈到蘇銀霞胸前衣服上,將褲子褪至大腿處裸露下體,朝坐在沙發上的蘇銀霞等人左右轉動身體。在馬金棟、李忠勸阻下,杜志浩穿好褲子,又脫下于歡的鞋讓蘇銀霞聞,被蘇銀霞打掉。杜志浩還用手拍打于歡面頰,其他討債人員實施了揪抓于歡頭發或按壓于歡肩部不準其起身等行為。22時7分,公司員工劉付昌打電話報警。22時17分,民警朱秀明帶領輔警宋長冉、郭起志到達源大公司接待室了解情況。

            綜上,不準確的表述部分有:

            11名催債人員對蘇銀霞母子長達一小時的凌辱不實。在案證據證實,杜志浩等9名討債者進入接待室后,僅是杜志浩一人辱罵于歡、蘇銀霞,像喚狗一樣喊“歡歡”,且實施了裸露下體、脫下于歡的鞋讓蘇銀霞聞、拍打于歡面頰等行為,持續的時間從21時53分至22時17分,不超過24分鐘,其他討債人員沒有實施辱罵、拍打于歡或蘇銀霞面部的行為。

            杜志浩脫下褲子,一只腳踩在沙發上,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的事實不實。在案證據證實,杜志浩站在茶幾旁邊,將褲子褪至大腿處裸露下體,朝坐在沙發上的蘇銀霞、于歡、張立平、馬金棟等人左右轉動身體,距離蘇銀霞的右胳膊約三十公分左右。接著在馬金棟、李忠勸阻下,杜志浩穿好褲子。并無證據證實杜志浩一只腳踩在沙發上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且與當事人蘇銀霞關于“我坐在東邊北側單人沙發,于歡坐在東邊南側單人沙發,張立平、馬金棟坐在西邊長沙發上。杜志浩站在茶幾北邊脫褲子露下體對著南邊,沒有直接對著我,但杜志浩距離我的右胳膊很近,也就三十公分左右。杜志浩露出生殖器時,我把臉扭向南邊,不搭理他。經杜志浩旁邊的人勸說,杜志浩提上褲子”的證言相矛盾。

            杜志浩讓于歡喊他爹的事實不準確。在案證據證實,討債者李忠和杜志浩曾讓于歡喊叔叔,該事實有于歡供述和蘇銀霞的證言等證據予以證實,并無證據證實杜志浩讓于歡喊爹。

            杜志浩脫下于歡的鞋子,捂在蘇銀霞的嘴上的事實不準確。在案證據證實,杜志浩脫下于歡的鞋子,放到蘇銀霞的鼻子處讓其聞,被蘇銀霞打掉,并未捂在蘇銀霞的嘴上。

            杜志浩還故意將煙灰彈在蘇銀霞的胸口不準確。在案證據證實,杜志浩將煙頭彈到蘇銀霞胸前衣服上,并無證據證實將煙頭彈在蘇銀霞的胸口,且當事人蘇銀霞證實她當時穿著皮衣,杜志浩將煙頭扔到她左胸前衣服上。

            關于民警處警的相關事實

            網上的具體內容:22時13分(監控顯示),一輛警車抵達源大工貿,民警下車進入辦公樓。判決書顯示,多名現場人員證實,民警進入接待室后,說了一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隨即離開。4分鐘后,22時17分許(監控顯示),部分人員送民警走出辦公樓,有人回去?吹3名民警要走,于秀榮拉住一名女警,并試圖攔住警車。“警察這時候走了,他娘倆只有死路一條。我站在車前說,他娘倆要死了咋辦,你們要走就把我軋死。”于秀榮回憶說。而警方的說法是,他們詢問情況后到院內進一步了解情況。

            經審理查明:在民警走出接待室尋找報警人期間,于歡和討債人員均可透過接待室玻璃清晰看見停在院內的警車警燈閃爍,應當知道民警并未離開;在于歡持刀警告不要逼過來時,杜志浩等人雖有出言挑釁并向于歡圍逼的行為,但并未實施強烈的攻擊行為。即使4人被于歡捅刺后,杜志浩一方也沒有人對于歡實施暴力還擊行為。于歡的姑母于秀榮證明,在民警聞聲返回接待室時,其跟著走到大廳前臺階處,見對方一人捂著肚子說“沒事沒事,來真的了”。因此,于歡面臨的不法侵害并不緊迫和嚴重。

            綜上,網上報道關于“于秀榮證實看到3名民警要走,于秀榮拉住一名女警,并試圖攔住警車”的表述,與事實不符,該證言不僅無其他證據予以印證,而且與執法記錄視頻、源大公司監控視頻等證據相予盾。在案的執法記錄視頻、源大公司監控視頻、通話記錄以及朱秀明、徐宗印、輔警郭起志、宋長冉的證言證實,朱秀明警告雙方不能打架后即帶領輔警到院內尋找報警人了解情況,并給值班民警徐宗印打電話通報警情,讓徐宗印到源大公司。警車到達現場后未熄火,在?课恢梦匆苿。民警朱秀明及輔警郭起志在車上商量40秒后,二人下車走到警車左側,接著于秀榮走到警車左側,沒有發現于秀榮有攔車行為。于歡的供述、蘇銀霞的證言以及討債方多名證人證言亦均證實民警進入接待室后問誰報警,蘇銀霞回答可能是廠里的工人,并均稱民警離開接待室是到院中尋找報警人了解情況。

            杜志浩受傷后就醫的相關事實

            網上報道的具體內容:杜志浩等人受傷后,自己開車去了冠縣人民醫院。于秀榮的老伴說,事發后他曾去醫院打聽,杜志浩因瑣事還在醫院門口跟人發生爭執。

            經審理查明:杜志浩等4人受傷后,分別被杜建崗等人駕車送至冠縣人民醫院救治。次日2時18分,杜志浩經搶救無效,因腹部損傷造成肝固有動脈裂傷及肝右葉創傷導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因急于搶救杜志浩等人,杜建崗開車撞斷醫院大門口道閘擋桿,直接開到急救科門口,并找醫生進行搶救。杜志浩等人并沒有與門衛發生爭執,也沒有因為杜建崗撞斷擋桿而延誤醫生對杜志浩進行搶救。上述事實有杜建崗、張書森、冠縣人民醫院搶救杜志浩的醫生李廣振、趙海寬等證言、冠縣人民醫院出具的病歷、情況說明等證據予以證實。

            綜上,關于“杜志浩自己開車去了冠縣人民醫院、杜志浩因瑣事還在醫院門口跟人發生爭執”的表述與查明的事實不符。

            尖刀屬性、來源的相關事實

            網上報道的具體內容:混亂中,于歡從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亂捅,杜志浩、嚴建軍、程學賀、郭彥剛4人被捅傷。

            經審理查明:杜志浩等人卡于歡項部,將于歡推拉至接待室東南角。于歡持刃長15.3厘米的單刃尖刀,警告杜志浩等人不要靠近。杜志浩出言挑釁并逼近于歡,于歡遂捅刺杜志浩腹部一刀,又捅刺圍逼在其身邊的程學賀、嚴建軍腹部、郭彥剛背部各一刀。

            判決書寫道: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所提原判未認定作案尖刀系管制刀具,來源未能查清的意見,經查,根據外觀特征認定本案的作案工具為尖刀,并無不當;只有被害人郭彥剛一人陳述于歡從身上拿出尖刀,該陳述與在場的其他被害人陳述及有關證人證言等證據不符,且該尖刀是否為于歡事前準備,不影響于歡的行為是否具有防衛性質的認定。

            就這些事實部分網上表述不夠準確的內容,《法制日報》記者在旁聽后也采訪了相關人士,他們對記者說,細心的讀者只要一對比,都會發現法庭調查內容與相關報道有出入,不可否認,于歡辱母案中的很多描述或者關鍵詞比如“辱母、脫下褲子用極端手段侮辱對方、彈煙灰到胸口”等都會某種程度上刺激讀者的神經,挑戰人們的道德底線,撩撥人們靈魂深處最柔軟的那部分,也正因為此,該案能迅速得到回應,輿論發酵。

            該人士同時告訴記者,即便事實部分有出入,該案劇情卻無法翻轉,因為畢竟報道中出現的辱母情節在法庭調查中得到了證實。這也是判決書中提到“只有被害人郭彥剛一人陳述于歡從身上拿出尖刀,且該尖刀是否為于歡事前準備,不影響于歡的行為是否具有防衛性質的認定”的緣由,因雖然距于歡實施防衛行為已間隔約二十分鐘,但于歡捅刺杜志浩等人時難免不帶有報復杜志浩辱母的情緒,在刑罰裁量上應當作為對于歡有利的情節重點考慮。

            于歡案件之所以引發社會廣泛關注,除了輿論引導、專家學者、律師、全社會積極參與外,也與一審辦案機關收集、固定、審查證據不規范、不全面,裁判認定事實不全面,說理不透徹等有關。

            把案件放在聚光燈下,不是壞事,在輿論面前,只有事實和法律才是司法工作者的“定海神針”,尊重事實也是媒體必須恪守的職業道德和追求。媒體、輿論和司法機關追求的目標永遠是一致的,都是探尋事實真相,追求社會公平正義,追求法治的夢想,這種目標的共同性和一致性,從更高的層面來看,就是一種信仰的力量,不分職業與行業,無論遇到什么阻礙,都不會阻止人們前行的道路。愿我們用《岡仁波齊》那句話共勉,“山就在那兒,山會等著,我們心靈的朝圣。”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国产特级毛片aaaaaa,国产又粗又猛又大爽又黄,和平精英女生乳液,娇妻跪趴高撅肥臀出白浆

      2. <rp id="uxixl"></rp>
        <em id="uxixl"><acronym id="uxixl"></acronym></em>
        <li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li>
          1. <li id="uxixl"><tr id="uxixl"></tr></li>
            <button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