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uxixl"></rp>
    <em id="uxixl"><acronym id="uxixl"></acronym></em>
    <li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li>
      1. <li id="uxixl"><tr id="uxixl"></tr></li>
        <button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button>
        首頁民間法社會調研
        更多

        【彭振】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的地位和功能

        2017-12-12 20:32:44 作者:longfuw 來源: 瀏覽次數:0 網友評論 0

         一、 問題的提出
        隨著經濟的發展和城鎮化的不斷推進,鄉村社會中的各種矛盾和糾紛也不斷增加,給社會穩定帶來了新的隱患。在依法治國背景下,有效地化解基層矛盾、維護鄉村平安,完善鄉村治理體系,不僅需要國家的
         一、 問題的提出

        隨著經濟的發展和城鎮化的不斷推進,鄉村社會中的各種矛盾和糾紛也不斷增加,給社會穩定帶來了新的隱患。在依法治國背景下,有效地化解基層矛盾、維護鄉村平安,完善鄉村治理體系,不僅需要國家的介入,也應當發揮鄉村的自我“調節”功能,構建全方位的現代鄉村善治體系。

        那么,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究竟處于何種地位?它發揮了哪些具體的治理作用?這對鄉村善治和民族事務治理法治化又有哪些啟示?總結關于民族習慣法地位及功能的研究意義重大。當前學術界不少學者已經從社會學、法學、人類學、民族學等不同方面進行了研究,如蘇力提出“本土的東西并不一定就是不好的、落后的,相反,在歷史的長河中這些傳統資源卻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在國家制定法和民間法發生沖突時,不能公式化的強調以國家制定法來同化民間法,而是應當尋求國家制定法和民間法的相互妥協和合作。梁治平則認為“中國的‘法’與‘Law’不同,因為在這些概念背后所隱含的中西有關社會秩序的觀念和價值觀完全不同”。高其才歸納了中國各少數民族的習慣法,提出“應當充分利用習慣法作為社會權力推動的善治系統的積極價值”。陳金全歸納了涼山彝族在民事、刑事、程序上的習慣法,提出“習慣法并不代表著落后和已經死亡的過去”。周世中研究了瑤族習慣法及其在和諧社會建設中的作用,提出“既要堅持國家法制的一致性又兼顧民族地區的特殊性,做到對傳統資源的現代整合”。呂志祥研究了藏族習慣法的內容及轉型分析。謝尚果采用經濟學的理論對民族習慣法與國家法之間的關系進行新的闡述,以探索國家法與民族習慣法之間關系的均衡路徑。戴小明認為“為了切實增強國家法對少數民族地區社會關系的調整能力, 協調并整合國家法與習慣法是必要的”。王杰、王允武則提出民族習慣法司法適用的制度設計。

        本文擬以田野調查為基礎,對廣西金秀瑤族自治縣六巷鄉門頭村花籃瑤習慣法進行分析,從而探究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的地位變遷和理論重構,研究民族習慣法在鄉村軟治理和硬治理中的不同功能,分析其在現代鄉村善治中的價值。認為當代中國的民族習慣法仍然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二、田野調查點概況

        (一)調查點概況

        筆者經過事先對民族習慣法的收集與分析,選取了廣西金秀瑤族自治縣六巷鄉門頭村作為調查點。門頭瑤寨是地處大瑤山主山脈的一個花籃瑤山村,村莊坐北朝南,背山面水,半坡聚落,依山而建,村內房屋錯落有序。全村共47戶280多人,自花籃瑤祖先遷移到此地已有近四百年的歷史。村民多以種植經濟林木,出售采摘的八角、茶葉、野生菌及蜂蜜作為主要經濟來源。這里曾經是費孝通先生調研過的地方。

        (二)選點理由

        筆者之所以選擇門頭村作為田野調查的地點,主要基于兩個方面的考慮:一是,這里仍然保存并傳承著非常典型的瑤族習慣法,極具代表性。二是,這里古樹參天、山清水秀、人與自然的關系非常和諧,并且民風淳樸、生活富裕,村民們遵紀守法、社會安定和諧,是鄉村善治的典范。

        (三)調查的開展

        本次調查中,筆者共走訪了20戶。其中年齡最大的95歲,年齡最小的15歲,男性12人,女性8人,文化最高的為大學本科,最低的是文盲,其中瑤族19人,漢族1人。根據調查筆者了解到,鄉村治理中村民關心較多的是山林土地資源分配、基礎設施建設、脫貧致富、民族文化傳承、贍養老人、鄰里關系、追討欠款等問題,而近三分之一的受訪者希望通過習慣法來解決這些問題。 

        三、 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的地位

        (一)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地位的變遷

        在中國古代社會里,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處于核心地位,這是因為:一是大多數的少數民族都居住偏遠地區,交通十分不便,統治者往往鞭長莫及。二是法制不健全,導致鄉村社會中的許多糾紛得不到解決,再加上訴訟成本過高、官府貪贓枉法等現象時有發生,地處偏遠地區的少數民族不愿意跋山涉水到官府告狀。在這種相對封閉的社會里,習慣法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國家法,涉及鄉村治理的各個方面,形成了一套完善的鄉村治理體系。

        個案1:六巷門頭村花籃瑤D女,95歲,一直生活在門頭村。

        走進門頭村,首先看到的是村頭的兩塊清代光緒年間所立的石牌,石牌上的字跡依然清晰可見。石牌前是一塊平地,兩邊樹木茂盛,這里曾經是瑤族召開石牌會議的場所。

        “解放前我們這里就有‘石牌大過天’的說法,各鄉、各村都有石牌,瑤寨的為“小石牌”“大石牌”則由多個小石牌組成,總石牌設在金秀,村民們都按照石牌來辦事,如果有人犯事,就按照石牌的規定來處置,用來維護本村的秩序和治安。”老人用瑤話介紹。“如果村內發生了什么糾紛,一般會訴之于石牌,并請當地的石牌頭人到家里解決糾紛。石牌頭人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盡量公平處理矛盾,如果問題解決了,輸了的一方就要殺豬招待眾人。”

        在中國的少數民族地區,習慣法是“禮治”的重要表現形式。民族習慣法是從本民族形成之初就生成了法的觀念和法的意識,并通過口傳、身教等方式,代代相傳至今。它是非國家性的社會性規范,生成于各少數民族地區,而非政權統治機構的內部,它的合法性主要來源于中下層社會大眾的認同,而非上層統治者的賦予。但并不是所有的民族風尚和習俗都具有習慣法的功能,因為“普通習慣只是生活的常規化,行為的模式化,而習慣法特別關系權利和義務的分配,關系彼此沖突利益的調整”。無論是民族習慣法還是國家制定法,都是為經濟基礎服務的上層建筑,其本質是相同的,但兩者的產生和實施方式、表現形式、調整范圍和地位、功能、作用都存在差異。在古代社會,民族習慣法在鄉村治理中的地位甚至大過國家對鄉村的治理,在村民的心中是不可替代的。習慣法不僅能解決一些如婚姻、繼承、土地等方面的普通民事糾紛,還可以介入偷盜、傷害、殺人等刑事案件。因此,當時的習慣法是少數民族進行鄉村善治的重要武器,也是維護鄉村秩序的有力保障。

        隨著社會的發展,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的地位也隨之變化。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民族習慣法也曾經被當作“四舊”而遭到破壞。改革開放以后,依法治國的理念逐漸深入人心,主張通過法律移植來改革中國法律制度的呼聲越來越多,習慣法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盡管如此,我們仍應當看到,民族習慣法作為一種特殊的民族文化和民族基因,是伴隨著民族的發展而發展的,它并不因為某一個歷史事件或者政治環境的變化而滅亡,雖然在表現形式、社會地位和功能上會發生或多或少的變化,但仍不能否認它的存在。這只是民族習慣法在社會發展過程中的一種自我進化而已。“法律制度并不是一種自足的功能系統,因為它還在根本上受著某種由看法、態度、觀念、意識、價值等構成的“文化類型”的支配。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強調中國的法律發展應當依靠本土資源為特色的呼聲越來越高,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的地位和作用也再次被人們所重視。

        個案2:Z某,24歲,門頭村走出去的大學生。

        在門頭村,不僅留存有清代的石牌,也有當代的新石牌。這塊新的石牌立于2006年,將村規民約以石牌的方式展現在人們面前,石牌對當前村內的交通設施建設、自然環境保護、歷史文化傳承等內容進行了規定。“在以前我們有老石牌,新時期我們使用新的石牌,雖然社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新舊兩塊石牌的宗旨都一樣,都是為了維護鄉村的穩定和秩序,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美好”。Z某激動地說。

        (二)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地位的理論重構

        隨意中國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戰略的實施,“法治”成了社會善治的主旋律,伴隨著這一變化,我們有必要重新定位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的地位。

        1.少數民族地區鄉村社會公認的行為規范。“鄉土社會是一種不分秦漢,代代如是的環境,是安土重遷的,生于斯、長于斯、死于斯的社會,不但是人口流動很小,人們所取給資源的土地也很少變動。” 在少數民族村落,對于普通村民來說,習慣法與國家法都約束著他們的日常行為規范,都是必須遵守的行為規范。不同的是,國家法依靠國家強制力以保證實施,而習慣法則不需要通過國家機器來維持,而是通過民族傳統和村民內心的崇拜和敬畏來加以維持。

        個案3:門頭村A某,56歲,曾任村長。

        門頭村民多種植八角、生姜等農作物,是一個以農業、林業為主的傳統村落。雖然以農業、林業為主要經濟來源,但這里古樹參天,百年以上的老樹有一百多株,最老的樹有五百多年的樹齡,形成了村中有林,林在村中的奇特景觀。村民們都不愿意賣掉古樹,否則便會被認為是“敗家仔”,也沒有任何人偷盜或者私自砍伐過樹木,人與自然的關系十分和諧。

        許多少數民族地區都有對生態環境保護的習慣法,他們對古樹心生崇敬,自覺形成了不隨意破壞自然環境的習慣。加上一些村落以村規民約的形式將保護自然環境加以確定,這種生態文化就自然而然根植于村民心中,成為他們的日常行為規范。

        2.少數民族鄉村社會法治建設的基石。在法治社會,訴訟在糾紛解決中有著特殊的地位,成了維護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但是,在鄉村社會中,法治建設并不能僅僅依靠訴訟制度,國家法仍然只對那些沖擊秩序、挑戰秩序的人進行處理,而對于秩序內的矛盾和糾紛,則應當由鄉村內部的自身機制消化,民族習慣法正是扮演了這樣一個角色。只要秩序內的矛盾和糾紛得到解決,整個鄉村社會就會變得穩定、和諧,鄉村治理的效果也會更容易實現。

        個案4:在門頭村調研時,筆者發現,每戶人家房屋旁邊都有一個架空而建、六面封閉的瑤族特有建筑——吊腳谷倉,這是用來存放糧食的地方,但這些谷倉卻從來沒有被偷過。根據瑤族習慣法,對于偷盜行為要進行一定的處罰,如罰“米、酒、肉”,請全村吃飯等。因此,這里發生小偷小摸的行為是十分少見的,村民們都相互信任,大多數人家白天都不關門,村民們所養的豬、狗、雞等牲畜及所種的八角、生姜、稻谷等農作物,也都從來沒有被偷過。不僅如此,門頭村村民中也沒有因盜竊等犯罪而被判刑的情況。習慣法使鄉村法治變得更加容易,因為習慣法對小偷小摸等“小惡”防治得越好,對大偷大盜的“大惡”的法治就會更好。

        3.少數民族地區鄉村社會“自治”的保障。中國各民族是“大雜居、小聚居”的現狀,是多元一體、和而不同的統一整體,國家制定法不可能也沒有必要調整所有的社會關系。但這些地方卻容易出現國家善治的“真空地帶”,如何實現對這里的有效治理,打通國家治理的最后一公里,則需要用習慣法這樣的方式來進行調整。一方面,民族習慣法彌補了國家治理中的不足之處,豐富了善治手段、增加了治理的效果;另一方面,它能滲透國家在鄉村治理中的“邊緣地帶”,對治理的真空進行有效的填補。

        個案5:門頭瑤寨的另一個奇特之處,在于整個村子的人口數量一直都在280人左右,之所以幾百年來都保持著穩定的人口數量,源于他們在生育上的習慣,每家每戶都只生育2個小孩,并且不論男女都一視同仁,如果是男孩,將來娶媳婦進門,如果是女孩,則可以要一個入贅的女婿。因此,幾百年來,整個村子的人口都沒有增長和減少,男女比例均衡,勞動力十分穩定。而在六巷村附近的漢族、壯族地區,違反計劃生育管理工作的情況卻時有發生,治理起來有一定難度,幾宓倪@一習慣法,彌補了國家治理的不足,成為執法中十分有效的補救手段。

        四、 民族習慣法在鄉村善治中的功能

        現代鄉村社會的善治,既需要軟治理,也需要硬治理。軟治理是指對村民在道德、信仰及文化傳承等意識形態方面的引導和教育,而硬治理則是對鄉村社會秩序、公共環境和矛盾糾紛等方面的管理,F代鄉村善治,不能只實行硬治理,也不能只有軟治理,只有將兩者相互結合,雙管齊下,才能達到最佳效果。民族習慣法無論在鄉村社會的軟治理,還是硬治理中都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一)鄉村社會軟治理功能

        民族習慣法是民族意識、民族心理和民族文化的沿襲,對維護鄉村社會的和諧、穩定、團結、發展都有著重要的作用。

        1.教育和引導作用。對于生活在瑤寨的村民來說,從出生起就生活在各種習慣法之中,習慣法對他們的教育和影響已經根植于內心,這種習慣指引著民族成員的行為,讓他們認識到哪些是可以做的,哪些是禁止的。習慣法還為本民族成員衡量其他成員的行為是否合理、合法提供了標準。在習慣法的實施過程中,那些對其他民族成員的獎勵、處罰和制裁等情形,也會起到一定的教育和震懾作用,對村民的行為產生較大的影響。

        2.促進民族成員“自律”。通過民族習慣法,民族成員了解了應當怎樣行為和不應當怎樣行為,認識到了社會認同或者否定的行為類別,從而強化他們的社會角色意識,在他們心中形成了以“法律+道德+習慣法”為主的三重自律標準,而這種自律的維持不是依靠國家的強制力,而是源于他們的內心。 

        個案6:門頭村的村頭是一個放滿了石凳的小廣場,這里是舉行“成人禮”的重要場所。每當村里有年滿15歲的人時,就要在這里舉行“成人禮”。成人禮是瑤族青年最重要的儀式,當天,參加儀式的人要身穿瑤族服裝,到石牌坪接受長者的教導。長者首先講述祖先進入大瑤山開荒創業、建村建寨的故事,之后就是祭拜祖宗和背誦古訓。“我瑤門頭,四十二家,大大小小,對天講過,村邊四方,劃作眾山,種樹護村,做善積福。”通過成人禮,將習慣法中敬畏自然、做善積福的理念傳遞給下一代,這種不定期的宣講活動,讓民族成員不斷的受到教育和引導,為鄉村社會善治提供了有力的道德指引和思想保障。

        3.傳承民族文化。民族習慣法是各民族的“百科全書”,內容包羅萬象,涉及政治、經濟、文化等的各個方面。民族文化需要一代一代人不斷總結、積累、繼承和創新,是靠言傳身教、文字記載等方式不斷傳承的,而習慣法是民族文化的集大成者和傳承的主要形式,習慣法世代相傳的過程,就是民族文化保存、繼承和發揚的過程,民族文化傳承是鄉村善治的重要內容,只有傳承好文化這一民族的“基因”,各民族才能不斷繁榮和發展。

        個案7:H某,65歲,瑤族山歌傳唱人。

        晚飯過后,H唱起了瑤族山歌。H在唱歌的時候不用看歌詞和曲譜,一口氣唱了半個小時,中間沒有停頓。歌曲的內容包含了祖先的故事、民族文化的內容和習慣法等等。筆者聽完后感到十分驚訝,一個65歲的老人居然能記住這么長的歌詞。老人笑道:“這些歌都是從小聽大人們唱,我們長大之后也一直都在唱,它們是我們民族的歷史,告訴了我們從哪里來,也教會了我們如何做人。歌詞已經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所以記得非常清楚,我們的民族文化也是這樣一代一代傳下來的。”

        (二)鄉村社會硬治理功能

        民族習慣法不僅對鄉村意識形態等軟治理方面有重要作用,對維護鄉村秩序、完善鄉村基礎建設、解決基層糾紛等硬治理方面也發揮了不可代替的功效。

        1.維護鄉村社會秩序的有力保障。社會秩序的維護是鄉村善治中的重點,良好的社會秩序是保持鄉村社會穩定的基礎,而習慣法對維護鄉村社會的生產、生活和社會交往秩序都有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保護生產和私有財產、保護婚姻家庭、維護民族利益、保護鄉村基礎設施及自然環境等方面。

        個案8:B某,26歲,門頭村村民,以種植水稻為生。

        在瑤族村落流行著一種叫“打毛標”的習慣法,即在先占物上系上毛草、稻草等標志物,以表明此物已經被“先占”,他人不得隨意拿走。這一制度可視為物權制度的起源,也是保護私有財產的重要習慣法之一。“有時候我從山上砍的柴比較多,一個人拿不完,就在路邊摘一根稻草系在柴火上,過幾天再去拿,別人看見這個稻草,就知道柴火是有主人的,不會隨便去拿了。”

        2.鄉村規劃和建設的良好依據。鄉村的治理不但需要對村民的思想和行為進行引導和管理,也需要對鄉村的整體規劃、基礎建設、環境保護等方面統籌。筆者在調研時發生,門頭村通過習慣法,解決了很多鄉村規劃和建設的問題。譬如,在沒有自來水的情況下如何解決飲水問題,鄉村的垃圾如何處理,鄉村道路如何規劃等等,使得整個村寨非常整齊、干凈。

        個案9:B某,男性,48歲,平時經常幫助其他村民修建房屋。

        筆者調查時發生,門頭村的房屋具有濃厚的瑤族特色,全村的房屋錯落有致,整齊美觀,這歸功于當地對村寨建設的習慣法。“以前我們村的房屋都是統一的瑤族黃泥屋,現在生活好了,大家都新蓋了樓房,如果有人修建房屋,村民們都會去幫忙。每家的樓房結構、外觀、樓層都是基本一樣的,我們村處于半山坡,住在前面的人家不會把樓層修得過高,以免擋住后面鄰居的視線,影響鄰里關系,F在我們村的建筑都非常有瑤族特色,鄉村旅游業慢慢發展起來,人們的收入也逐漸提高了。”

        3.基層社會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重要組成部分。民族習慣法是構建鄉村多元化糾結解決機制的關鍵因素,許多習慣法都發揮著調解社會矛盾的作用。隨著司法改革的不斷推進,訴訟中的立案審核變成了立案登記,盡管國家鼓勵民眾在發生糾結后通過司法程序來解決,但司法資源畢竟是有限的,隨著經濟和社會的發展,相關的糾紛卻在不斷增加,這一矛盾的解決不僅需要司法系統加強自身建設,不斷提高審判效率,也需要推進多元化的糾紛解決機制的建設,化解一些可以不通過司法機關就能解決的糾紛和矛盾。而民族習慣法則是這一機制的重要組成。通過習慣法,可以化解大部分的鄉村社會矛盾,避免了不必要的司法資源浪費。

        通過上文分析我們可以看到,維護民族習慣法的力量并不在國家,而在民族成員的內心。民族習慣法在鄉村社會善治中仍然發揮著重要的作用,這種作用并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隨著社會的發展而不斷“進化”,但并不是所有的民族習慣法都對鄉村善治有作用,有些地方的習慣法仍然存在一些問題和缺陷,譬如,在廣西三江侗族曾發生過有人夜間偷樹,群眾發現后趁夜間看不清偷盜者,以亂棍毒打偷盜者致死的情況,群眾認為“打死強盜的人無罪”,加之是群眾集毆,無法找出真正兇手,結果不了了之。這也暴露出規范的原始、不科學弊端。 

        我們應當看到,少數民族地區的鄉村治理不僅需要發揮國家的作用,也需要習慣法的介入。在鄉村治理中,國家的管理不可能像民族習慣法一樣滲透人們的衣食住行,而習慣法也不可能管理所有的鄉村事務。如今,民族習慣法在不斷向國家法靠攏,使國家善治更加親民,更容易被民族成員所接受,而國家也認可了那些符合主流思想、對社會發展有利的民族習慣法。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意見》提出要推動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的國際化發展,充分尊重中外當事人法律文化的多元性,支持其自愿選擇調解、仲裁等非訴訟方式解決糾紛。2017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明確規定:“處理民事糾紛,應當依照法律;法律沒有規定的,可以適用習慣,但是不得違背公序良俗”。

        可見,民族習慣法并沒有被社會所遺忘,它的地位和作用正逐漸被社會和大眾認可和接受。依法治國背景下的少數民族地區鄉村善治,不僅僅要推進民族事務治理法治化,也要充分發揮民族習慣法的作用,只有不斷培養人們的法治信仰、規則意識和道德修養水平,引導人們自覺履行法定義務、社會責任、家庭責任,才能營造更加安全、穩定、和諧的鄉村環境,使中國的鄉村治理真正走向“善治”。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国产特级毛片aaaaaa,国产又粗又猛又大爽又黄,和平精英女生乳液,娇妻跪趴高撅肥臀出白浆

      2. <rp id="uxixl"></rp>
        <em id="uxixl"><acronym id="uxixl"></acronym></em>
        <li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li>
          1. <li id="uxixl"><tr id="uxixl"></tr></li>
            <button id="uxixl"><object id="uxixl"></object></button>